//婦產科
婦產科2017-12-27T19:34:59+00:00

婦產科 Obstetrics and Gynecology

停經婦女骨鬆、賀爾蒙治療、卵巢癌早期篩檢、HPV病毒篩檢、子宮頸癌疫苗諮詢、子宮肌瘤藥物治療

台灣更年期治療之父  周松男最愛惜女人

曾經有一位更年期患者在痊癒後

對他說:「醫生,你不只救了我一個人,你救了我全家。」

就是這樣的回饋,讓他多年的行醫路途無怨無悔

目前擔任台大醫學院婦產科主任暨台大醫院婦產部主任的周松男是個 十足的工作狂,經常忙到晚上十點多鐘還留在辦公室整理思緒或準備隔天開會資料。

他在婦科很權威,從不孕症、接生、停經、到腫瘤開刀無所不精,在教授學研究和看診兩大領域都有可觀的成績。周松男從年輕時期就開始在台大醫學講 授「更年期症」的課程,進而專注於此方面的教學和研究,後來加上個 人的臨 床經驗,勤讀 海內、外專著及經常參與國際 性研討會,終於使 他在特殊的更年期問題 上,獲 得醫界公認的「台灣 更年期治療之父」的美譽。

他 在二十多年前就投身於「精蟲分離法」、幫助大妻們生男或生女的研究 ,並且以自己做實驗(據說他的三公子就是該項工作的最佳成果),看診工作更讓他體認當 一個 醫生的不凡人生意義。他 說:「在第一線的問診服務,我有兩種不同的感受,譬如對於停經婦女的治療,我經常分享回診患者恢復 生機的喜悅,看他們快樂 滿足的笑容,我也很高興。有一次,一位罹患嚴重更年期症的婦人來看病,她最初自陳心理困境:「我是家庭和睦生活的危險分子,因情緒失控經常吵個不停,甚至,會出現乾脆跳樓自殺的壞念頭。」後來,更年期病症被醫好了,她跟我說:「你不只救我一人,你救了我全家。」

周松男更進一步表示:「此外,我也看到不少婦科惡性腫瘤患者,從幾乎放棄治療的絕望邊緣,轉變成非常配合的病家,她們的救生意識非常堅強。曾經有一位患 者表示:「我曾經將遺囑寫好,同時,也將臨終穿什麼衣服等後事,一一跟身邊的子女和先生交代好了,不過,你的熱心診療,讓我改變了拒絕治療的念頭。」也有一位曾想放棄治療的患者,在經 過開刀、化療之後,經過一段時間,請我為她出具一張「康復證明」以便她回到教書的工作崗位。她說:「我要運用多餘的生命,帶著信心回去工作。」這些婦女的覺悟,同時也成為周松男行醫生涯最大的鼓勵。

周松男自小聰慧,又有領導力,經常擔任班長要職,從小學開始到進入台大醫科深造,並成為第一位台灣本土醫學博士,唸書生涯總是名列前茅。他非常念舊,迄今與四十多年前的小學同班同學仍有定期聚會,日前,全球醫學展望基金會三周年的晚宴上,他國小的恩師卓慶春和至交吳慶堂也都成為他的上賓。

由於應酬多,所以周松男在飲食上也有特殊的癖好,他說:「我請客吃飯,很注重用餐的品質,必須先確定有位置,絕不會匆匆趕過去,等著排隊看有沒有空位,餐點也必需合乎衛生,蒸煨燒煮要得法,環 境要優雅乾淨,而且,要有靜謐的氣氛情調,吵雜的餐廳實在受不了。」

中等身材的他,對於長年來體 重保持六十公斤上下感到相當的自豪,他表示:「除了遺傳因素,我覺得很重要的是有固定的運動習慣,每個星期,我一定到附近學校或公用運動場跑二千公尺以上,有時也打乒乓球,網球,或是和朋友一起去打高爾夫球。而且,每天都做室內運動 ,一定達到消耗一百卡洛里的運動量才罷休。」他的規律性也反應在對子女的教養:「我要求子女要將東西擺好放定位,每天臨睡前將隔天要穿的衣服和書包,一一整理放好,我也要求整齊清潔 ,做到窗明几淨。這不是潔癖,而是養成良好的生活習慣。」

從醫近三十年,周松男越發感到婦科醫學和其他科別之間的跨領域醫學知識的整合和宣導的重要性,因而在三年前進一步成立全球展望醫學基金會,以推廣其醫學理念,並補充門診只服務少數病人的不足。他指出:事實上,婦科的許多症狀是可以預 防的。因此,他總是強力推動預防醫學的觀念,充分讓婦女朋友們了解提前預防,做 好保健之道的必要性。譬如,對於有性行為的婦女,他建議每年一定至少做一次抹片檢查,當然,高危 險群的婦女,應該增加檢查頻次。

此外,像骨質疏鬆症,治療也應走在發生之前,他極力主張在合理的成本效益考量下,應該將預防療程的部份納入健保範圍。這麼做,不只提升醫療效果,而且,改善每個婦女及其家庭的生活品質。他說:「更年期,是天下所有的母親都要面臨的心理調適問題,如果大家都有正確的醫學觀念,家人能了解她們的情緒變化,多給予精神支持,而她們本人也知道及早治療,一定可以避免許多大家所不願見的悲劇發生。」

本文轉載自民國89年4月30日中國時報第33版(居家周報)

醫師